<button id="w50np"></button>
  • <li id="w50np"><s id="w50np"></s></li> <button id="w50np"><ol id="w50np"><samp id="w50np"></samp></ol></button><wbr id="w50np"></wbr>
    <progress id="w50np"><legend id="w50np"></legend></progress>
    <li id="w50np"><ol id="w50np"><object id="w50np"></object></ol></li>

    1. 关注: 手机客户端

       

      打开心结治“心病” 疏导情绪助审判

      新郑法院“心理疏导”“不满意回收站”化解矛盾

        发布时间:2019-06-06 15:55:12


          新郑市人民法院紧密结合审判工作,为提高审判质效,有效化解各类矛盾,探索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尝试引入心理咨询师参与信访、执行、少年审判等工作,将法院审判、信访、执行等工作变成疏导情绪、医治“心病”的过程,满足人民群众被理解、被尊重、被认可的心理需求。通过法官+心理咨询师的模式,采取法律评价+心理疏导方式,取得1+1〉2的良好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心理疏导助力信访

          近年来,针对信访人反映的信访诉求或对信访问题处理结果不满意的情形,成为其上访及反复上访的诱因的情况。新郑法院将普通接访与心理咨询有机结合,一旦发现来访人存在思想偏执、情绪激烈等情况,就由信访干部引导信访人到“心理咨询室”接受心理疏导和咨询服务,借助心理咨询师的专业能力和水平,给信访人提供一个可以充分表达自我的空间,运用心理学的尊重、真诚、平等、共情、积极关注等方法,解除信访人的防御心理,建立互相信任的关系,从而深度发掘出信访老户诉求背后的“隐性”问题,从一个新的角度来处理群众信访问题。

          今年5月24日,新郑市高某来到信访接待室,反映诉讼费退费问题,因承办法官开庭,他跑了几趟未能办成退费,高某情绪十分激动,不听解释,大吵大闹,对法院和法官充满了负面情绪,横加指责。在信访室接待里,该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师俊杰安排该院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李玉参与信访,李玉与高某进行了长达两个多小时沟通交流,采用接纳、倾听、关注、询问、鼓励、共情、情感反应等参与性技术进行沟通,帮助高某释放负面情绪、排解心理压力、安抚不安情绪,有效地释放了高某的心理压力,稳定了高某的非理性情绪,高某满意而归,不再上访。

          李玉说,这些信访都是诉讼后不满法院裁判的信访,化解难度比较大,心理咨询师在倾听中收集案件信息、快速归纳信访矛盾焦点、根据不同情况作出恰当的处理,才会平息当事人的激动心情,使信访工作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该院为化解信访矛盾,在心理咨询师的参与下,通过心理咨询师与信访人进行沟通交流,拓展了信访矛盾化解“法律-心理双参与”的新模式。

          心理疏导助力执行

          由于一些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加之申请执行人导致心理遭受严重创伤和思想偏激,使申请执行人容易产生焦虑、不安、狂躁、抑郁甚至对抗等情绪,针对这种情况,该院充分利用该院心理咨询志愿服务站的心理咨询师建立心理健康干预平台,形成对接机制,借助心理咨询专家的专业力量,从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入手,促进矛盾的实质性化解和社会关系的根本性修复。针对一些申请执行人一度意志消沉,仅执行案款难以抚平其内心伤痕,执行法官特意邀请了心理咨询师对其进行了现场心理疏导。这也是新郑法院首次探索将心理疏导与执行工作相结合,既突出执行的“刚性”法律威严,又不失“柔性”的情感关怀。

          2014年,新郑市年仅18岁的张某在放学路上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张某重型闭合性脑损伤,构成二级伤残,新郑法院先后两判决被告杜某承担张某护理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923021元,保险公司承担110000元赔偿金已赔付到位,杜某的家庭拮据,执行法官穷尽一切执行措施,执行回4万元后,杜某已无财产可供执行,张某及母亲对法院的执行不能无法正确理解,烦躁焦虑,心理变化较大,产生了很大的负面情绪。

          执行干警高昭在执行过程中,邀请该院民二庭庭长、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赵俊霞全程进行心理疏导。介入后,首先对张某进行了智商测试,赵俊霞发现张某的智商存在退化情况,心理咨询师运用卡牌、沙盘游戏、绘画等专业的心理技术对张某进行了心理疏导,通过倾诉、宣泄、放松、调整等方法,使张某的情绪得到了释放,打开了张某的心结。该院心理咨询中心积极和新郑市心理咨询协会沟通,让张某先后3次参加公益活动,2019年4月25日,赵俊霞对张某进行了回访,张某已经能积极面对生活,凡事都往好处想,心情愉悦,回归到了正常学习生活当中。

         “谢谢高法官!是法院让我们重新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孩子出事后,张某的母亲一度意志消沉,迷茫绝望。根据张某家庭情况,该院又为张某申了请50万元的司法救助款,张某的母亲接过高法官递过来的司法救助款,想到为女儿讨回公道过程中内心的各种煎熬,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到今天为止,这件事才真正在我的心里画上了句号。”

         “虽然物质赔偿并不能弥补您二位的心理创伤,但希望你们早日走出心理阴影,重新振作起来。”接下来,高法官与专业心理咨询师一起,从倾诉、宣泄、放松、调整等各个角度,为张某和母亲进行了现场心理疏导,帮助她们解开心结,积极面对新生活。

          心理疏导让未成人充满阳光

          该院为充分发挥心理疏导作用,在2016年4月专门设立家事案件心理疏导暨“心音”志愿服务基地,从立案开始提前介入了解案情、当事人的家庭状况、个人表现等,特别对未成年当事人或其法定代理人提供心理咨询,进行心理调查,在审判中对需要进行心理疏导的当事人进行心理干预,帮助其正确对待法院审判活动,促进案件调解和诉讼活动的顺利进行。

          2018年3月8日晚上,高某因刘某在微信朋友圈散布他与女朋友分手的谣言,高某决定向刘某出气,他叫同学赵某来到刘某家门口,把刘某约到外边,两人对刘某进行殴打,经鉴定,刘某的伤情构成轻伤一级。案发后,被告人高某、赵某与刘某人达成调解协议,刘某对方的行为予以谅解。

          因被告人高某、赵某犯罪时均已满十六周岁不满十八周岁,应当对其减轻处罚。根据各自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法院判处两被告人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和二年零六个月,并适用缓刑。在审理这起案件时,特邀新郑市心理咨询师协会会长、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赵剑锋担任陪审员,在庭审中对未成年被告人实行心理干预、心理关爱和疏导,帮助被告人缓解紧张、害怕、抵触等心理情绪,从心理学角度更深层次地剖析未成年人的犯罪动因,寻找症结所在,最终未成年被告人的定罪量刑提供科学依据,最大限度地教育、感化、挽救失足未成年人,帮助他们早日重返社会。

          目前,新郑法院心理咨询中心下设“心音”、“心苑”、“三留守儿童”、“心灯”和“心声”五全志愿服务基地,有国家心理咨询师70人,成功介入(干预)案件当事人心理疏导、评估345件(次),其中60件案件调解结案,矫正未成年人  30人,使未成年人百分之百走出心理的阴霾。


       

       

      关闭窗口

      华人彩票代理